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尖山情未了

-----48团战友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帮原黑龙江建设兵团48团奋斗生活了十年的老知青。今天,我们在网络这个大海里,找到了自己的平台,让我们尽情的回忆那个令人难忘的年代、交流战友之间深情的友谊、高呼心中的呐喊、欢度我们快乐的后半辈子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老来河------兵团5师 物资供应站:陈 积 芳  

2010-01-07 17:48:20|  分类: 战友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来河

                 -----兵团5师 物资供应站:陈 积 芳

我下乡工作过的地方叫双山。其实,那里没有高山,只有平缓的丘陵,老乡叫做漫岗漫坡。在那起伏连绵的丘陵的低谷里,静静地流淌着一条不宽的河,叫老来河。

  我们的连队属九三农场的物资供应站,做煤炭、钢材、木材的装卸活儿,挨着铁路线。那个火车站名叫“双山”,现在改名为“九三”站了。“九三”是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的简称。日本天皇宣布投降是八月十五日。九月三日那天,是在东北的日本侵略军放下枪正式投降的日子。

  从火车站到九三农场局总部,有一条十多里长的公路。老来河与公路垂直,为跨过这条河,离车站一公里处,架起一座桥。老来河离连队的宿舍也不远,在来自江南水乡的知青眼里,这条宽约十米的河流是我们的好去处。每年开春到夏天,老来河两边的草甸子,郁郁青青,开满各色的野花,有常见的蒲公英、鲜红的百合、淡黄的金针、浅紫的蓟花、蓝色的菖蒲……。在河边,我们散步、钓鱼、晒太阳、采野花、谈恋爱,还可以游泳。冬天还可以滑冰。河水是那么的清澈,空气是那么的清新。真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知青最好的礼物,是免费的公园,还不亚于今天五星级宾馆的游泳池,甚至那水质和环境还超过它。现在想起来,一个人在河边,脱光了,躺在细细的沙滩上,静悄悄地晒太阳,北方清新的风吹在年轻的身体上,这才体验到什么是青春焕发。

  老来河伴着我,度过整整九年。冬天,冰雪覆盖了河流,在桥下宽厚的冰面上,我们穿上冰刀,可以滑冰。最快乐的,就是五月开始,到立秋天凉,有好几个月可以在河里游泳。公路跨过老来河上有一座双车道宽的桥梁,桥两边有人行道和栏杆。桥梁下面的河面最宽,水也很深很清,因为河水在不停地流动。水性好的小伙子,会站到栏杆上,离河面约有三米高,做一个跳水动作,扎入水中。如动作优美,还会得到大伙的喝彩。在流动的清澈河水里游泳,真是件快活的事。一天辛苦劳动后,能跳到河水里,洗去汗水污渍,还有什么比这更舒服的呢。

  何况,我们的连队守着火车站,是农场物资供应站的装卸连,每天的劳动是卸煤炭、水泥、化肥、木材,常常是灰头土脸,卸煤卸水泥时只看到两只眼睛,满身满脸都是煤灰水泥。当年,我们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小伙子,还真是浑身有力气,干得动这些重活。知青离家远远的,吃的苦自个儿知道,不必跟家里说。否则爹妈肯定要挂念心疼。男儿回家,妈妈看着孩子挺结实,一顿能吃掉一个红烧猪肘子,看着心疼,还能说什么呢。妈妈替儿子洗衣服,有时会嘟囔两句,怎么衣服上也有大蒜味、羊膻味?我也会心里暗自嘀咕,如没有老来河,说不定衣服上还能闻到煤炭味。

  干那么重的活,我们的工资都一个样,大家每月每人三十二元。这样的工资水平维持了十年没变。我们是建设兵团,还有番号。我初来乍到,是五师55团2营13连战士。地方企业实行计件工资了,我们还是三十二元。有时,我们两个人卸煤车,用大板锹一人把一头,一天卸60吨一车皮。可想胳膊练得多结实有力,要出多少汗。

  那时,知青有点吃香,可以替老职工从城里买到自行车、手表、收音机,号称三大件。自行车上海有永久牌凤凰牌,天津有飞鸽牌;手表有上海牌,全钢的120元,半钢的100元。还有大前门、飞马牌香烟,受到老职工的欢迎。

  买一块上海牌全钢手表,要花去知青四个月工资的钱。那年头,每月伙食费12元,实际上,什么也不花,每月剩余20元,也要攒半年才能买到一块手表。那年,我替老职买了表,在家坐在床边,喜欢地摆弄着,一不小心,手表掉在水泥地上。拧发条的圆钮,冲着地面,拿起来仔细看,指针还走,可是圆钮上已磕出细微的麻点。这块表就只能留给自己用,再买一块新的给老职工。

  这块在水泥地上磕过的上海牌手表,我自己戴着,走得还挺准。有一天,我独自在老来河公路桥下游泳,游得很爽快。擦干了身体,微风吹来,身上感到格外滑爽而舒服。真是比在城里游泳池里起来时,有那么多漂白粉和渌气的味道,感觉好多了。我穿长裤的时候,忘了手表放在裤兜里,随手一拎裤子,手表滑出来,掉进河水里。眼瞅着心爱的手表,慢悠悠地漂沉到河底,看不见了。偏偏大桥下的河岸两边,都堆着大块的石头,护卫公路堤岸的。底下不是平坦的砂泥。我再下河水,想在手表掉下去的位置,摸找一下,能找回来就好。摸了半天,全是大块石头,那些石头之间都是缝隙窟窿,手表漂落进缝隙里,手也摸不进去。我放弃寻找,只好自认运气不佳,让半年的积蓄埋入河底。

  过了两个多月,秋天的河水凉,我不去游泳了。却有人告诉我:河边修堤的民工捡到了一块手表,可能是小陈丢了的那块,割羊草的两位老妈妈看到的。雨水少,河水退下去,民工搬石头修河堤,一位搬起石头,看到有一块手表,来不及放下石头,另一位就捡了起来。于是,两个人想分享这意外的收获。看这表估计还值一百元,拿手表的人要出伍拾元给不拿手表的人。真是戏剧性的表演,不想拿表,不想出钱。想拿伍拾元钱。因为民工也穷,腰包里没钱。争执不下,才让在河边割草的老妈妈听到。

  那时候民风很好,路不拾遗。老阿妈和我们知青很好,走过去对民工说:“这是知青不小心掉在这里的,你们捡到了,要上缴,怎么能咪起来?你们如私分了,就很缺德,我们还会告诉公安局。你们看着办吧。”老阿妈这番正气凛然的话,还真的把民工镇住了。阿妈陪着我到桥头,民工说:“这表是你的?”我说:“游泳时掉的。上海牌,那圆钮在水泥地上磕过,有麻点。”那民工看一看,果然有麻点,只有手表的主人说得出。二话不说把手表交到我手中。我也有点感动,说:“多亏你们修堤,手表才能找回来。谢谢你们!我去买酒答谢!”回头我就去供销社买了两瓶酒、两罐午餐肉,价值二十元,送到桥头。双方皆大喜欢。

  这块上海牌手表居然防水,拿过来拧上发条,就走起来了,而且走的很准。我戴着它十几年,一直到电子手表问世,它才退役,静静地呆在书柜的一角。有些普通的事情,也有珍贵的情节,让人难忘。

  老阿妈、老领导对知青的关心,还不在于他们在捡回手表这样的事情上帮着我们,他们的人生经历给我们青年人所上的丰富课程,是学校里得不到的。

  有一位山东籍阿妈,叫王会兰。她儿子是我们的副连长。我们常常到连长家串门,王阿妈就常常杀鸡宰鹅炒鸡蛋,热情招待知青,把我们当作她的孩子一样。杀猪时也要叫我们去美餐一顿。这对年轻的我们说来,是多么解馋。我那时候就摆弄照相机,给连长的小女儿拍照。所以有一次就招待我一个人。吃饭喝酒到高兴时,无话不说,这么善良慈祥的阿妈,居然会掉眼泪,用衣襟擦着眼角,对我这个城里来的知青,倾诉她对自己儿子也不说的心里话。也许她认为,我有些知识,能理解她的苦衷。

  有一个说法:新中国是山东人民用小推车推出来的。王妈妈也说,那时候她也为解放军打淮海战役,推小车,救伤员。最刻骨铭心的是,她的丈夫参加解放军,在战场上牺牲了。她成了烈士遗孀,可以领到一笔抚恤金。可是她不能嫁人,再嫁就不成为烈士遗孀。她年轻,不能一直守寡,又结婚了。抚恤金停发,丈夫就算白白牺牲了。谁也不会感到有什么问题。而且是国家民政部的规定。朝鲜战争爆发,王妈妈的第二任丈夫,为抗美援朝参加志愿军,又去为新中国而战。令人伤心的是,丈夫又在朝鲜战场上牺牲了。她又成了烈士遗孀,有一笔抚恤金可领。但作为一个女人,她来到世上,不是为领抚恤金来的。那是因为死了丈夫,没办法的事。而她如嫁人,就不是烈士遗孀。她选择再婚,抚恤金停发,她的丈夫又白白牺牲了。谁也不认为有问题。可是,她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我嫁人了就不能领抚恤金呢?她想起她的人生经历,只能伤心地对一个知青,诉说着心灵深处的难过,流下她一个女人,一个为共和国献出两个丈夫的女人没处可流的老泪。那时,我默默地听她说,无言地看着她擦泪。只觉得,她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性,却是一位伟大圣洁的妇女,一直深深刻印在我的心中。我隐约觉得,她嫁人了没得领抚恤金,有点不合理,但也说不明白不合理在哪里。再说,我一个小知青能为她做什么呢。我在老来河边散步时,常想起她的遭遇,也想不出什么结果。

  时光迁移,到了一九九五年,我已在上海政府部门工作,随科技代表团到越南去办技术展示会。恰好遇上越南国会颁布法令,是关于抗美战争中牺牲了父亲、儿子、丈夫、兄弟等男性成员的家庭,他们的女性成员,可按规定领抚恤金,其中对牺牲丈夫的女性是没有再嫁不能领的前置限制的。因为,为抗美牺牲的男性很多,以至女人比例很高。女性能再嫁是好事,不必去限制吧。这法令,是在汉语版的越南《解放日报》上看到的,但愿不会看错。居然,我会想到王妈妈,她如果是越南华人,她再嫁不会失去抚恤金。可能我这想法有些可笑吧。但是,有意思的是,越南胡志明市中心的街头,也有孔夫子的石像耸立,不过还是中国的孔夫子厉害。新中国成立,“守寡事小、失节事大”还有着影响,不守寡,就不能领抚恤金,王阿妈只能流泪。五四运动中提倡“打倒孔家店”的英雄斗士们,对这事情该说什么呢!王妈妈后来因小脑萎缩,动作不便,卧床七八年后去世。我一直记着她对我们知青的好,记着她流泪对我说的话。

  在老来河边生活,有九年光景。有一年,不宽的小河发起浩荡大水,真让我们大吃一惊。那天从上午开始不停地下暴雨,天上象打开了漏洞一样,瓢泼大雨下了三四个小时,老乡们说来到双山,从没遇到这样的大雨。方圆几十里漫岗漫坡,如无数的大盆接下这么凶猛倾倒的雨水,而能排泄雨水的通道,就是平时缓缓地慢慢流淌的不宽的老来河。四面八方的雨水都汇集涌向这河道,原来河道两边的几里宽的草地,全成了河道,也不够这么多雨水一起奔泻。没亲自看到过大自然这样如此发威,你都不会相信。山洪暴发,又不像山洪,小河一瞬间变成宽无边际的长江!原来河面离那座公路桥的桥面,有二三米落差。我们游泳时,可以站在桥的栏杆上,向河心里跳水。汹涌奔腾的大水,像变魔术一样涨起来,那桥洞也不够它们涌过去。河水涨得快,离老来河稍近的老乡家,还没来得及反应,河水已经涌进家门,漫过了炕。大水涨到高过桥面约有一米。只看见白茫茫宽阔的水面上,从老乡家冲出来的箱柜,从猪圈里冲出来的黑猪,在水中一浮一浮的向前漂移。大水退去也很快。当恢复原样的时候,河面又是几米宽,而那座桥,已孤独地站立在河上,看上去很滑稽。连着它的两头的公路不见了。虽然筑路时留着泄洪的涵洞,因不够大水涌过,整段的路基被大水冲走了。我们供应站通往师部的交通中断,后来花了一段时间才修复。静静流淌的老来河,会变得如此狂暴凶猛,如此浩荡开阔,现在九三的人们也没看见过。

  老来河,记着知青的许多故事,令人难忘。我作为年轻知青的那段恋爱,也留在老来河轻柔的水流声中。老来河,永远在我心上流淌着……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