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尖山情未了

-----48团战友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帮原黑龙江建设兵团48团奋斗生活了十年的老知青。今天,我们在网络这个大海里,找到了自己的平台,让我们尽情的回忆那个令人难忘的年代、交流战友之间深情的友谊、高呼心中的呐喊、欢度我们快乐的后半辈子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白桦林杂记(十四) 北大荒的"野"味 --八连:曹杨  

2010-03-27 15:59:35|  分类: 八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桦林杂记(十四) 北大荒的"野"味

                     八连:曹杨

 

       众所周知,北大荒的生活是艰苦的,但在充满革命乐观主义色彩的知识青年中,倒也演绎出很多有趣的故事。

有一首歌唱道:“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其实,北大荒不光有大豆、高粱,北大荒的物产相当地丰富。特别是还有一些野生动、植物。

一、放养的猪

       猪不是野生动物,全国各地都有养。可我就是感觉北大荒的猪肉和其它地方不一样,吃起来特别香,绝不用瘦肉精,那时候也没这害人精,那猪全是瘦肉型的,没有膘。那是因为北大荒的猪不是圈养,而是放养。那猪的四条腿又细又长,跑起来贼拉快,一般人撵不上。

       但大家不要以为我们猪肉吃不完,那猪在当时是生产资料,是国有财产。我们吃肉还得靠食堂用泔脚自己养。我在连队统计员回家探亲时兼过几天职,每天得往团部生产股报存栏数,不过存栏数只管猪的头数,不管猪的大小。食堂的猪架不住连队人多,吃掉的比长的要快,一到农忙,这帮姑娘小伙“胃亏肉”,哪有劲干活呀!还是我们连长有招,让司务长拿食堂的猪崽去换连队猪圈的大猪,存栏数一头没少,战士们可就有肉吃了。

二、刚出生的小牛犊

       牛肉可能谁都吃过,可小牛犊吃过的人可能就不多了。尤其在城里,可能见都没见过。

       那是有一年的冬天,战友们已经吃了大半年的黑粘馒头白菜汤了,那一个个脸色都像白菜帮子一样。这天,母牛要生产了,可生了半天都没生下来,难产!把个兽医、饲养员急得团团转,守在四面透风的牛圈里一天没吃饭。那母牛一直憋到天黑,兽医连拉带拽,总算把牛犊生下来了,母牛保住了,可是,由于时间太长,小牛犊已经给憋死了。这时,大家又冷、又饿、又累,食堂已经没饭吃了,看着扔在地上的死牛犊,大家顾不上许多,三下五除二,把牛犊收拾干净,整了点土豆,就在炉子上炖了起来,不一会,香飘四溢,我可能人缘比较好,也被叫去过了一回“土豆炖牛肉”式的“共产主义”生活。那小牛犊肉,是我至今为止吃过的最好吃的肉,又嫩又香,鲜美无比。

三、白菜汤中的马肉

       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即便是在最艰苦的时候,宁愿忍饥挨饿,也绝不杀马。

       用毛泽东思想武装的,以红军革命英雄主义为楷模的兵团战士也是如此。

       那一年,兵团遭灾,兵团战士几乎都过着吃糠咽菜的生活。那发了芽的麸皮黑粘馒头,掉在地上跟泥土一个色,黑不溜秋,瞅都瞅不见。每天就着烂了叶的白菜汤,倒是黑白分明。

       那时候,我在连队兼通信员,每天长途跋涉,来回二十四里路,往团部跑,有时晚了就在团部机关大食堂吃饭。那天,也不知道哪个连队死了一匹马,可能是慰劳首长的吧,我们也借了光。清汤寡水的白菜汤里居然多了几片马肉。这马肉俺可从来没吃过,倒全是瘦肉,没有一丁点肥肉。看着有点像牛肉,但比牛肉又老又粗,嚼都嚼不动。我们这些久不见荤腥的“和尚”哪管得了这许多,有肉吃就不错了,张开利牙,囫囵吞了下去。想想红军两万五,连这样的马肉也吃不上啊!

四、打狍子

       北大荒有句名言,叫“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我们去的时候,人口多了,野生动物已经见少了。现在可能更看不见了。那时候,运气好了,兴许还能碰上。

       那年夏末秋初,我们个个手持镰刀从麦地里回来,大家拖着疲惫的双腿,行走在蜿蜒的山路上。夕阳斜照的树林里,树影婆娑、微风吹拂,不时传出几声鸟叫。突然,一阵“习习索索”的声音,把大家伙吓了一跳,抬头望去,只见一只似鹿非鹿的动物从树林里一蹦一跳地一蹿而过。

       “狍子!”北方的战友首先喊了一声。

       大家伙一听,一扫刚才的无精打采,顿时来了精神头。个个握紧手中镰刀,跳下公路,一拥而上。那狍子东北人叫它“傻狍子”,它只会蹦高,不会东躲西藏。可越是蹦高目标就越大。不一会儿,我们就把狍子团团围住了。大家挥舞手中的镰刀,东一下西一下就把狍子砍倒了。这时,我们才看清狍子的样子,长着跟鹿一样的脑袋,没角;黄褐色的皮毛,有一双明亮的黑眼睛。大家三下五除二,把狍子捆绑起来抬回了连队。我们有幸头一回尝到了《智取威虎山》中小常宝说的狍子肉的滋味,肉质不粗,很精,很香!

五、吃田鼠的野狼

       碰到狍子能饱口福,但如果碰上张三(狼)、熊瞎子啥的,那就惨咯!

       据说,我们连队有一位老职工,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走在山路上,骑着骑着,忽然发现后面跟着一只狼,把他吓出一身冷汗。他猛蹬几下,想把狼甩掉,那狼紧追不舍,骑过几个上坡,渐渐体力不支,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眼看太阳西斜。他想,今天完了,要给饿狼当晚餐了。他又急又怕,速度越来越慢,到后来是实在骑不动了,心想,来就来吧!于是,他干脆跳下车,本能地把自行车倒过来,横在狼和自己中间,车把着地,车轮冲上,手握脚蹬,像爆米花似的摇了起来。

       那狼一看,心想,今天碰上高手了,看这人不退不跑,不慌不忙,还坐在地上摇起了什么新式武器,狼愣了半天也没寻思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不跑我跑!那狼摇了摇尾巴,掉头往树林深处跑去。

       这位老职工一看狼跑了,立马骑上车就跑,还好,后面都是下坡路,几下一蹬,自行车像飞一样回到了连里。把他吓了个半死,过很久说起来还后怕。

       幸运的是,我们在北大荒十年,还没碰到过这样的悬乎事。不过狼倒成为了我们的腹中美味。

       春耕开始了,冰冻的大地刚开化,连队的拖拉机就要去翻地了。北大荒的地真是地大无边,据说,我们团有一块地,拖拉机翻地跑一圈要三个班二十四小时,不管是真是假,反正是够大的,真是一眼望不到边。

       晚上,拖拉机轰鸣着行驶在黑土地上,周围一片漆黑,只有车头的大灯射出两条光柱照向远方,车后,耙犁翻出的黑土像波浪翻卷。这时,驾驶拖拉机的哈尔滨战友孙德华(和《智取威虎山》中的小分队战士一个名)从反光镜中看到两个小绿点,忽闪忽闪的。他心想,那是啥玩意儿?再定睛一看,小绿点后面有个黑影。是狼!孙德华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坏了,碰上张三了。他镇定了一下,驾驶着拖拉机继续向前驶去。原来是拖拉机翻地,把田鼠给翻了出来,那饿了一冬天的狼正在享用美味大餐呢!孙德华想,那几个田鼠能填饱饿了一冬天的狼的肚子吗?要是吃不饱,它一会儿不得来吃我呀!于是,他紧握操纵杆,升起耙犁,加大油门朝前疾驶而去。

       那狼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田鼠,突然断了趟,正抬起头寻思怎么回事呢?只见孙德华一把拉紧左操纵杆,拖拉机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原地调头,把车灯对准狼脑袋照去,那狼被照得眼花缭乱。说时迟那时快,孙德华操起随身携带的53式步骑抢,对准那狼,一扣扳机,枪声过后,那狼嚎了几下,就没声了。孙德华还是不放心,跳下拖拉机又给狼补上了几刺刀。这才把狼拖到拖拉机上带了回来。

       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战友们一看打了一只狼,用几块砖头搭了个炉灶,放上多功能大铝盆,煮起狼肉来了。那狼肉味道和马肉差不多,就是有一股野腥味。

六、落网的狐狸

       俗话说,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因此,狐狸也逃不过知是青年这一劫。那只狐狸是哈尔滨战友张志虎和上海战友韩维平不知怎么打来的,他俩是一对不喜欢声张的兄弟,估计那经历也很离奇。不管他们怎么把狐狸打来的,狐狸照例也成了我们的腹中之物。不过那狐狸肉臊得很,真是名不虚传的“臊狐狸”!

七、电杆上的木耳

       前面说的都是野生动物,下面说说野生植物。

       北大荒的野生植物有很多,蘑菇、黄花菜、榛子、沙参、掌参------漫山遍野、数不胜数、到处都是,都是真正的野生绿色食品。采蘑菇已有战友写过了,采榛子我也在《榛树前的感慨》一文中表述了,下面我要说的是有趣的采木耳。

       天一下雨,就没法出工了。大家都躲在宿舍里,有的打扑克,有的写家信。

       这时,张志虎看我没事,说“走,采木耳去!”

      “采木耳,哪儿有啊?”我心里很奇怪,我们连没种木耳,野生木耳要到深山老林才有,上哪儿采木耳去?

       张志虎说:“你去了就知道了!”

       于是,我俩披上雨衣,踩着泥泞,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公路走去。

       我们连的公路,上了坡就蜿蜒在密密的树林里,公路旁竖立着一排电话线杆,一根接着一根,一直排到十二里外的团部。那电话线杆都是柞树的原木,有的还长出了嫩叶。

       只见张志虎走向电话线杆,指着说:“看,木耳。”我仔细一看,果然,只见电话线杆紧贴着树皮长着一朵一朵黑木耳,大大小小,像一条条黑色的荷叶边。我们连的公路大多在树林里,有适合木耳生长的温湿度,又有适合木耳生长的柞树原木,天晴看不见,一下雨就冒出来了。我们俩赶紧往兜里采,不一会就装满了。回到连队,到家属区去搞了几个鸡蛋,一盘木耳炒鸡蛋别提有多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