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尖山情未了

-----48团战友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帮原黑龙江建设兵团48团奋斗生活了十年的老知青。今天,我们在网络这个大海里,找到了自己的平台,让我们尽情的回忆那个令人难忘的年代、交流战友之间深情的友谊、高呼心中的呐喊、欢度我们快乐的后半辈子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兵团纪事----环山云海  

2010-04-19 16:3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景音乐:寂静之声

 

一、初到黑龙江

    37年前,即1969年的9月14日,正值十六岁的我和同学们,带着对外部世界的好奇、对未来的憧憬与迷惘,在北京火车站告别了亲人,乘火车一路向北,直奔黑龙江,途经锦州、齐齐哈尔、讷河、老莱,于9月16日到达了目的地--双山火车站。

    下火车换乘大卡车,一直向东开去,途经49团时,十几个正在盖房的知青向我们挥手打招呼,我们也向他们兵团纪事----环山云海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招手致意。

    中午,我们到达了48团团部,在团部礼堂,我们听候分配连队,开始分农业连队,后来是团部周围的直属连队,我和另外3个同学分在了团部园林连(我当时十分庆幸)。开完会,我们被车拉到团部学校北面的路边,一个个子不高、梳着两根短辨的齐齐哈尔女知青热情地前来迎接我们,她是园林连的副连长,她的质朴和热情,使我们感到了一种亲切和温暖,她带我们来到宿舍(心里顿时凉了):这是一间由学校教室临时改为的宿舍,两侧都是木板搭成的上下两层的大通铺,总共有二、三十人,有上海、北京、天津、齐齐哈尔、双鸭山等地的知青,显得阴暗、拥挤和肮脏。安顿好行李和住处,我们便出去走一走,这里的天和地都显得很大,非常开阔,正像毛主席所说:广阔天地。

二、盖房子

    到连队的第二天,我们六个北京知青被分配到基建排,工作是盖房子。我们满怀好奇和兴奋的心情来到位于尖山西侧山脚下的建筑工地,我们班的班长是齐齐哈尔知青,个子比我们略高,有一张俊俏的娃娃脸,人很热情,也很能干,说话办事干脆麻利。他听说我们是从北京来的,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对我们也很友好。

    山脚下的建筑工地是一栋建了一半的知青宿舍,墙体已有近2米。墙上有瓦工师傅在砌砖,下面有小工在搬砖及活泥。所谓搬砖,就是把砖递到正在砌墙的师傅手里。墙砌高了,师傅够不着,就把砖一块一块地由下向上扔,墙上有一个小工把砖接到后再送到瓦工师傅手里。墙再往上砌,砖扔不上去了,就把砖放在平板铁锹上,用铁锹把砖头一块一块地向上甩,只见砖头不翻个,稳稳地落在高墙上的小工手里,简直就像杂技演员一样。我们看的目瞪口呆,师傅让我兵团纪事----环山云海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们也试试,我们怀着兴奋的心情一块一块地向上扔着,手磨破了就戴上手套,手套破了就再换一双,尽管很辛苦,但我们终于学会了。

    活泥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被当地人称为“四大累”之一。先把沙子筛好,再按比例放入水泥,搅拌均匀后,把它们摆成中间低,周围高的形状,中间倒入水,再把周围的沙子逐渐往中间放,最后活成泥浆。这种活因为始终得弯着腰干,所以一会儿就腰酸背疼起来,等泥活好了,人也累得差不多了。

    墙体砌好了,就该在墙体上搭房架子了,人要站在三米多高的墙体上走来走去搬人字形的房架子,墙体有30厘米宽,开始不敢在上面走,一站在上面就头发晕、腿发抖,到后来不但可以扛着跳板(很长的木板)在上面走,还可以在上面干活、搭房架子,房架子很重,我有一次就因为搬房架子用力过猛伤了腰,这也是生平第一次腰损伤。

    还有一件工作就是拉砖,拉砖经常在夜间进行,是为了给白天的工作备料。最初我们是在工地等着,拉兵团纪事----环山云海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砖车一到,我们立刻帮着卸砖,拉砖车一走,我们就围成一圈,中间点上火,休息一会儿。黑龙江的冬天是很冷的,尤其是夜间,我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和棉帽子,围着火堆,靠着砖墙休息,火堆的火很旺,人一感觉暖和,困劲就上来了,有时支持不住,就睡着了,直到班长把我们叫醒,继续卸砖。拉砖车一夜要往返好几次,一直到天亮。后来我们就开始夜间跟车拉砖,坐在大卡车的上面,由团部到双山,要走60多里路,当时的路是土路,坑坑洼洼的,卡车在双山火车站装上砖后,我们坐在砖上,卡车一路颠簸,身边飞舞着呛人的砖灰,由双山返回团部,在工地卸砖后,再去双山……,往返数次,最后一次返回团部时,远远可以看到尖山的轮廓映衬在东方泛起鱼肚白的地平线上。 

 

三、五湖四海 

   我们连队里的知青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包括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齐齐哈尔、双鸭山等城市,称得上是五湖四海。一到晚上,宿舍里就热闹开了:四个上下铺坐满了人,东一群,西一伙,各自说着上海、天津、东北等地的方言,他们有的在喝酒,有的在玩牌,有的在聊天,也有的在睡觉。宿舍里人数最多的是上海知青,他们热情、活泼,说着我们谁也听不懂的上海话,但和我们说话时,却是很好听的普通话。我记得他们经常是一个人起头,大伙跟着唱歌,歌名好像是《我们新疆好地方》。有个上海知青口琴吹的非常好,在当时,口琴是我们唯一的乐器。还有个上海人,是连里的大力士,在上海练过健美,有一身令人羡慕的肌肉,木工活也很好。

    当地有一个老职工,五、六十岁,每天给我们宿舍烧炉子,据说他以前也是北京人,后来在武汉铁路部门工作,57年“反右”时,被错划为右派,发配到这里。他为人热情,对我们知青很好,经常给我们说一些笑话听,并且喜欢打猎,经常能捕获到一些狍子和兔子之类的小动物。他体格高大,背有些驼,却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外号:大美人,显得驴唇不对马嘴,听到就想乐。兵团纪事----环山云海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

    连里有两个哈尔滨知青,是兄弟俩,做得一手好木匠活,他们做的扬琴,和乐器店的没什么区别。弟弟每天晚上要敲上一阵,悠扬的琴声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乐趣,使艰苦的生活平添了几分浪漫气息。哥哥喜欢看书,很有学问,也很有力气,掰腕子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我受他们的影响,也喜欢上了读书和弹扬琴,在加工厂上夜班时,白天睡醒后就在宿舍里读书、写作和弹扬琴,乐此不疲。兵团纪事----环山云海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

    我们这些知青从不熟悉到熟悉,从熟悉到形成兄弟姐妹般的关系,是历史的机缘使我们走到了一起。

四、北大荒的风景

    北大荒的风景很美。

    我们团处于黑龙江松嫩平原西北部的嫩江地区,这里离我国的著名火山——五大连池火山不远,五大连池在我们团的东南方向,坐汽车大约需要五、六个小时。天气好的时候,隐约可以望见东南方向的地平线上,呈现着几个扁平状的山峦,那就是五大连池火山群,当时我们对它充满了好奇和向往,但这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一种奢望,直至几十年后的2005年夏天,我们重返48团时才有幸去了一趟五大连池,目睹了它的真容和雄姿。

    我所在的团附近有一座火山,名字叫尖山,它有五、六十米高,大约是二十层左右的楼房高度,它是一座死火山,在几百年前曾经喷发过。它的南坡没有树,地势平缓,夏天,无数美丽的黄花点缀着辽阔的绿草地,令人心旷神怡;冬天,白雪覆盖了尖山,南坡又成了天然的滑雪场,我们经常在这里滑雪,体会着大自然带来的乐趣。尖山的北坡在火山喷发中被削去了,从山顶向下形成了很深的山谷,山谷里长满了松树。北坡是团里的采石场,这里有很多黑色的火山石,是当地盖房的主要材料。

    我们是1969年9月来到兵团的,正值北大荒的秋季,到处是金黄色,天高云淡,地势广阔,但这样的季节并不长,很快就进入10月,大约中旬就将迎来入冬的第一场雪,冬季来临了。

    这里10月中旬就开始下雪,直到第二年5月积雪融化,冬季长达半年之久,气温一般在零下15度至零下30度之间,天气虽然很冷,但当地住户的家里却很暖和,这是因为窗户是双层的,外面用纸把窗户缝糊住,墙是双层空心的,称为火墙,烧火时火和烟经过火炕、火墙、烟囱排到室外。吃饭时把小炕桌放到火炕上,一家人盘腿位坐在小炕桌周围,吃着酸菜炒肉,喝着小酒,显得其乐融融,别有一番风味。

    这里的积雪厚达20厘米左右,下雪时很壮观,鹅毛大雪从天而降,到处是白茫茫的,一旦起风,风卷着一团团的雪花向前飘动,正像毛主席诗词所里形容的:“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当雪后放晴,阳光照在皑皑的雪地上,白雪晶莹剔透,反射着太阳的金黄色和天空的蔚蓝色,体现着北国冬天特有的壮美。但在没有月光的晚上却又是另一种感觉,记得有一天夜里,天空飘着雪花,我一个人从尖山西侧的11连宿舍出发,经过尖山去加工厂上夜班,走到尖山南侧时,周围看不到一丝光亮,听不见一点声音,在茫茫的夜色中只能看到2米之内飞舞的雪花,我一瞬间竟迷失了方向,辨不清东西南北,偶尔听见远处传来几声狼叫,我壮着胆子试着向前走了一段,终于隐约看到了远处加工厂的灯光,心头一喜,立即加快脚步向加工厂走去。兵团纪事----环山云海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

    春天在这里很短,几乎感觉不到。5月份积雪开始融化,大地变得一片泥泞。公路是土路,卡车从这里一过,路面上立即形成几道深深的泥沟。夏天下雨后,也会出现这样的景象。这种时候出门,需要穿上雨鞋,不仅如此,走一遭回来,裤子上便会粘满了大大小小的泥点。

    七、八月份进入夏天,八月中旬最热的几天,有30度左右,比北京要凉快多了。这里有一种昆虫叫“小咬”,一团一团地飞来飞去围着你咬,很烦人。夏天的风景很独特,也很迷人,这里有开阔的绿地蓝天,一眼望不到边,一个下坡就是几十里,一个上坡又是几十里,有一种“极目楚天舒”的感觉。有一次去地里干活,天气非常晴朗,快到中午的时候,发现天边有一片乌云缓缓地向我们这里移动,乌云的下面是白茫茫的一片,老职工告诉我们,那白茫茫的一片就是正在下着的雨,这雨很大,让我们赶紧往回走,我们拼命往回跑,乌云也越来越近,我们刚跑进宿舍,乌云也到了,一场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我们都暗自庆幸自己跑得快。还有一次,也是在地里干活,在蔚蓝色的天空笼罩下,我们远远看见西边天上有一个小白点,小白点越来越大,原来是一团翻卷滚动的云,就像一条白色的巨龙,翻滚着向我们飞来,不一会就飞过我们的头顶,飞向东边的天际,而它的尾巴却还在西边的尽头,我们都惊讶地欢呼起来,这是多么壮观的景象啊! 

    北大荒的风景很美,这是一种辽阔的,大气的美。

 

五、面粉加工厂

    1969年年底,我被调到连队加工排的面粉加工厂,这一干就是好几年。

    刚到时很高兴,因为以前从来不知道面粉是怎样生产出来的,现在可以亲眼目睹,并且又可以学到技术,所以感到很庆幸。

    

    当时的面粉加工厂,技术和设备都很落后,甚至很原始,工人的劳动强度很大。厂房的墙体用砖和尖山采来的石头砌成,有5、6米高,房顶是尖的,上面铺着瓦,屋内没有顶棚,可以直接看到三角形的房架子,厂房内到处落满了白色的粉尘,仿佛进入了白色王国,厂房的东墙北侧有一个一人多高的门洞,门洞外是一个用木板搭成的大粮仓,粮仓的地面为了防潮,也是用木板搭成的。厂房内用木板分成上下两层,上层有3、4台面粉机把小麦加工成面粉,每台机器下面有一个通道,面粉经通道进入下层的水桶里,下层有5、6个人用空桶把装满面粉的水桶换走,再把面粉倒在一个大簸箕里,有两个工人专门负责把簸箕里的面粉装进面袋,再经过门洞把面袋扛到外面的仓库里。机器的轰鸣声使你感觉身边仿佛正在跑着火车,和对面的人说话即使大声也听不清楚,只有来到屋外才感觉安静一些。厂房的照明是数盏不知多少瓦的灯泡,上层较亮,下面稍暗,仓库里就更暗一些。这里还经常停电,有时一停就是好几天。

    第一次上班是夜班,时间是晚上8点到第二天凌晨4点。我和其他人一起在下面换面粉桶,起初觉得挺好玩,时间一长就感觉乏味了,换面粉桶要弯着腰,因为上下层之间的木地板太低,一直腰就会撞上头,我们在下面拎着面桶跑来跑去,紧张地忙碌着,终于到了夜里12点,可以休息一下,去吃夜班饭了。等吃晚饭,困劲儿又上来了,我们强打精神继续换面桶,迷迷糊糊地经常把头撞在木地板或墙上。有时机器坏了,趁老师傅修机器的时候,我们倒在面袋上就睡,机器修好后老师傅把我们喊醒,我们又开始跌跌撞撞地继续工作。当时的劳动保护只有一个口罩,一天的工作下来,使口罩上的面粉和嘴里的哈气混在一起,变得粘乎乎的。当时的感觉就是:又脏,又累,又困、又冷。回到宿舍,经常是没有水洗脸(屋里没有水缸,用水需要临时去外面挑水),我们也顾不了那么多,倒头便睡。

    面粉加工厂是三班倒,每星期换一次,早班是早晨4点到中午12点,中班是中午12点到晚上8点,晚班是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4点。此后我们便开始了周而复始工作。这3个班中,我们最喜欢中班,不喜欢夜班和早班:夜班太困,熬人;早班起不来,烦人。

    我开始是换面桶,后来是装面袋、扛面袋。因为工人的劳动强度大,工作方法原始落后,效率不高,后来工厂进行了技术改造,取消了换面桶,下面只用2个工人装面袋和扛面袋就行了。我们那时的定额是每班大袋(每袋100斤)60袋,小袋(每袋50斤)120袋。

    厂房内机器轰鸣,灯光耀眼;厂房外是漆黑一片的深夜。我当时正热衷于练习写作,因此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写了一首小诗:

        漆黑的夜空,

        闪烁的星,

        静悄悄的大地,

        平静的夜。

       

        然而,这却是不平静之夜,

        难忘的夜。

 

        你可曾听到?

        加工厂机器的轰鸣,

        你可曾看见?

        加工厂灯下忙碌的身影 … …

 

兵团纪事----环山云海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

     1970年7月7日摄于五师师部。后排左起:王友玲、郭桂芝、王玉兰、陈爱仙、郭桂英。中排左起:郭发、陈建华、韩学敏、孙玉敏、张志华。前排左起:孙志琴、王凤贤、王夏田、许彦杰。

  评论这张
 
阅读(65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