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尖山情未了

-----48团战友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帮原黑龙江建设兵团48团奋斗生活了十年的老知青。今天,我们在网络这个大海里,找到了自己的平台,让我们尽情的回忆那个令人难忘的年代、交流战友之间深情的友谊、高呼心中的呐喊、欢度我们快乐的后半辈子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北大荒的吃、喝、玩、乐!--八连(陆定姿)  

2011-03-28 17:33:00|  分类: 八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我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一直下不去笔,想放弃了吧,可思绪总往外冒,还是一吐为快吧,也算是我对北大荒的回忆暂时画个句话。

  我在北大荒的吃

   酸菜——是我到了北大荒后才品尝到的菜肴,可是我一下子就喜欢上它的味道,酸菜、粉丝加上带皮的五花肉薄片一起煮,那鲜中带酸、清清爽爽、肥而不腻的感觉很是不错。09年回东北时,有幸到张琏当年的学生马文英家做客,他们全家热情招待,大家看看这些菜,都是东北好吃的。

我在北大荒的吃、喝、玩、乐! - lulu - 我的博客
   这条鱼,据说只生长在北大荒的湖里,名字我没有记住,它的样子有点像罗非鱼,但肉比罗非鱼更细更鲜美,肥噜噜的,非常好吃。再说这东北的油豆角,吃起来也是厚墩墩的,与南 方的豆角不是一个味,和排骨一起煮也很不错。
 
我在北大荒的喝
    当年在北大荒,我记得我最喜欢喝的就是纯牛奶,每天早上喝上一大杯纯牛奶真是一种享受。这次去马文英家,他问我们想吃什么?张琏说:要吃鸡,而且要喝清蒸童子鸡 汤,我说:想喝像当年一样的纯牛奶。那天,我们刚到马文英家就闻到浓浓的鸡汤味,院子里还有两只童子鸡,原来锅里炖的是清炖老母鸡,他们实在不知童子鸡怎么做法,所以等我们来后再开始做。一进门,桌上放着一个大锅,好大的一个锅,里面装满了鲜牛奶,于是我们立即一人一大碗,里面放上一大勺白糖,哇!这味儿久违了,真亲切啊!很香!碗里厚厚的一层奶皮,这在城里怎么喝得上啊!再说这鸡汤,是用纯野山土老母鸡,再加用大灶、柴火煮出来的,那香味就别提了,多少年没有吃到这样的味道了,快香死我了,张琏最后也不得不承认老母鸡汤比童子鸡汤好喝,以后也改吃老母鸡啦。
 
我在北大荒的玩
我在北大荒的吃、喝、玩、乐! - lulu - 我的博客
     09年回东北,我执意要在这座小山前留个念,因为小山留给我许多美好的回忆。记得那时劳动歇息时,我们总会到小山边采一些漂亮的小野花,回宿舍装在小瓶子里,放在我们唯一的家具—箱子上,觉得很温馨,我们还在山后采过黄花菜,晒干后带回上海给爸妈献礼,还采过东北榛子等,当时我觉得山挺大的,这次看着也小也矮了,但我还是觉得很亲切。
 
我在北大荒的吃、喝、玩、乐! - lulu - 我的博客
  在小山边遇到这位老职工,大家还认识吗?我见后觉得面熟,可人家把我们的名字叫得清清楚楚,真的不容易哦!
 
我在北大荒的吃、喝、玩、乐! - lulu - 我的博客
捧起这黑黑的土地留个纪念吧!
 
我在北大荒的乐
    在北大荒的日子里,八连留给我的是五彩的感觉,而一连宣传队留给我的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快乐!到了宣传队后,主要的工作是排练、下连队演出,劳动只是象征性的,所以也不会太累,记得那时只要劳动休息时,大家就开始活跃起来了,北京知青陈思民酷爱京剧,只要一休息,他就会摇头晃脑、有板有眼地唱起京剧来,我们给他起的绰号是——里格龙,爱唱二人转的战友名字我想不起来了,就是我发的那张当年宣传队照片,最后一排左边第三位,他演起二人转来是连跳带唱,脸部表情极其丰富,我就是从他那里知道,原来二人转挺有趣的,还有大活宝陈立新、我的“大徒弟”小兵、范文燕等总能带给我们欢笑,像我这样的,只能当个忠实的观众,休息时晒着太阳、眯着小眼、连看带乐的也很是享受。当年我离开北大荒时非常仓促,宣传队的战友们纷纷帮助我,男生帮我打木箱子,女生帮我整理东西,走的那天,许多战友把我一直送到师部,从连队到师部这一路上,我不知多少次回头看,那复杂的心情和对战友们的不舍至今难忘。
    09年回东北两次路经哈尔滨,宣传队战友们执意与我们两次相聚,席间大家聊啊!唱啊!那份情那份意至今温暖着我。
   
我在北大荒的吃、喝、玩、乐! - lulu - 我的博客
  看见马文英媳妇了吧,这是张琏给打扮的,化了妆、头发吹的风,换上一身新衣服,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瞧!马文英笑的合不笼嘴——俺媳妇很漂亮哦!
 
我在北大荒的吃、喝、玩、乐! - lulu - 我的博客
 八连的老战友干一杯!
我在北大荒的吃、喝、玩、乐! - lulu - 我的博客
 
    
我一直说09年是一个怀旧年,瞧!大部队7月份浩浩荡荡开进北大荒,我和张琏8月底也紧跟着跨进了北大荒的黑土地,等回来后就听梁红说八连开了博客,当时我并没有太留意,说实在,我在北大荒一共呆了3年半,又是呆过两个连队,要是除去回沪探亲的话,时间实在太短,给我留下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谁知自2010年9月18号我开了博客后,在网上看到了战友的回忆录,又联系上了好朋友,突然间,我记忆的闸门打开了,我感觉就像井喷一样,白天、黑夜想个不停,完全回到了过去那个年代,以至于大家的回忆基本停止,可我还会时不时冒出一两篇回忆文章,我突然觉得,原来我对北大荒还是很有感情的,对在北大荒有缘相遇的战友也是非常想念的,在北大荒我们尝遍了甜、酸、苦、辣,我愿意忘记所有的杂味,只把甜永远留在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