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尖山情未了

-----48团战友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帮原黑龙江建设兵团48团奋斗生活了十年的老知青。今天,我们在网络这个大海里,找到了自己的平台,让我们尽情的回忆那个令人难忘的年代、交流战友之间深情的友谊、高呼心中的呐喊、欢度我们快乐的后半辈子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奋斗年华之理财生涯(2)-----五连:邵春林  

2012-03-09 15:08:37|  分类: 五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 本 人 的 国 民 性

要说日本的工资高不假,但日本人干活也不含糊,那真是踏实认真,而且“人前背后一个样,领导在不在一个样”,颇具“三老四严”的作风。

前面提到的那小日本司机高桥,装车卸车和我们一样干,但装卸完他开车时我和学友坐在驾驶室倒可打个盹,比我们国内当时大爷派头的司机师傅可敬业多了。宾馆餐厅的跑堂、厨师和切配等,只要一有客人点菜,那就象开战一样,服务生一路跑一路叫菜名,厨师们即刻操刀掂勺,绝对三分钟就出菜。记得我妻子曾在银座一个名叫“洞洞亭”的日式饭店做跑堂,二楼十五六张桌子,从招呼客人、跑菜、结账,到收碗筷抹桌子,就她和另一个上海女生两人,从下午5点半化十分钟吃完饭开工,直到9点半下班,几乎没有停的时候。一个月不到,从国内新买带来的平跟皮鞋的跟就磨光了。我在帝国饭店的中餐厨房做帮厨,开饭高峰时的二个小时也忙得滴溜转,平均一分钟要洗5个马勺锅。而且除厨师长外,其他人上班时间不能坐下,没活干时也得站着。我站得腰酸腿疼,只好趁不忙时借口“托伊来”(上厕所)到马桶上坐2、3分钟,抽口烟缓缓劲。

          那时日本人一生干活的时间可比我们多。帝国饭店各餐厅的跑堂侍者,除领班和个别老职工外,多数是18岁以上的日本男女高职生和大学生阿鲁巴依笃(五星宾馆招待客人的服务生一般不用有语言和礼仪障碍的留学生),有些日本学生几乎每晚和周末白天都来,除非复习考试。我问过他们是不是家庭经济困难,他们说不是,说他们已成年,除了学费和房租由父母负担,饭钱和交际、购物、游乐等零化就不能再让家里操心了。一个医学院的大学生告诉我,他们班没有不打工的同学,只是家庭条件好的打工时间少一些,更有些家庭困难的学生和我们中国留学生一样,连学费和生活费也主要靠打工负担。所以那时的日本人绝大多数从18岁开始干活,要到65岁才能退休领养老金,一生要比我们多干七八年时间。因此我们留学生都说日本的经济腾飞是苦干出来的。不过听说现在的日本大学生不同了,多数不打工了,象我们的子女一样以啃老为主了。

日本人在公共场所的守纪律和讲卫生是众所周知的。早高峰的地铁车厢挤得前胸贴后背,但无人吵嚷,更不会有人扒车门硬挤。道旁路边角落旮旯没有垃圾痰迹,人行道一尘不染,好似刚刷洗过。一个到欧美各国旅游过的日本朋友对我说,他去过的国家只有新加坡还算干净,其他国家环境都“太脏”,我国当然也在此类。人都是入乡随俗的,我在日本坐车走路,一看到处干干净净,也不乱扔垃圾随地吐痰了。日本人的这种好秉性是长期的习惯使然,不用刻意教育处罚。

我们的老祖宗没给我们留下这样的好习惯,所以要靠教育尤其是重罚来培养。五十年代苏联著名教育家凯洛夫说“没有惩罚就没有教育”,真是至理名言。华人为主的新加坡和现在香港公共场所的整洁,就是靠重罚造就的;街上丢个纸团或吐口痰一次要罚2000元(听说香港现在罚款涨到5000港币了),有谁还敢呀!二十年前的香港我去过油麻地小商业街区的脏乱和上海摊贩集中的小马路差不多。五年前再去,就干净多了。所以我们现在对破坏环境整洁的行为还停留在宣传教育和象征性的罚几元款,是不可能养成人人爱护公共卫生的好习惯的。

作为个体而言,和世界人一样,日本人有好有坏。除了我的保人外,我还结交了一个名叫小薮雅夫的日本朋友,比我大二岁,是东京一家名牌西服公司的二老板,大老板是他父母。小薮夫妇俩从未到过中国,但对中国人很友好。

和小薮先生的认识纯属偶然。按日方规定,作为正规大学的留学生,我到日满六个月,配偶可办同居即所谓的陪读签证。眼看东京“钱多好挣”,我到日后就给妻子办签证了。因此1988年2月初,她按时来到东京。光阴不能浪费,第二天傍晚,我带她到住处附近的日本料理店吃晚饭,顺便问老板娘可要钟点工。小薮君正巧和老婆拌了嘴,一个人出来在店里喝闷酒,他听到我和老板娘的谈话,主动问我妻可愿意到他公司打工,并拿出名片给我,说明天就可到他公司上班。我一看名片,是位于浅草一丁目的一家绅士服公司,这位小薮雅夫先生是董事副社长,公司在上野、银座、东京站的八重洲还有数家分店。我说我老婆不会日语。他说没关系,只要会“欢迎光临”“谢谢关照”二句话就行了。当时我寻思是不是碰到了骗子?但一想我们也没啥可被骗的,再说大白天在浅草那样热闹的地方不会有什么危险,于是就答应了。当晚我教妻子把“欢迎光临”“谢谢关照”二句日语背到烂熟,第二天上午9时带她准时赶到浅草一丁目的公司。板刷头、中等个、典型的日本范儿,西装领带毕挺的小薮先生已等在那儿。我看看公司门面虽不大,但确是家正儿八经卖男式西服、领带、衬衫的商店,店里站着几个中老年店员,悬着的心放下了。于是向小薮先生问早安,并说了“谢谢”“多多关照”“拜托了”之类的话就离开了,让老婆一个人留下,去适应环境挣日元了。

后来我问小薮怎么会主动搭识我们的,他说这二年东京来了许多打工的年轻中国人,他对中国一点不了解,但很感兴趣;那天一看到我们,就觉得我老婆长得很可爱,很适合到他店做迎宾的,又听我对老板娘自我介绍是东京大学的留学生,“阿大玛依呐”(脑子好),就想和我们交朋友。他说他虽因年轻时不用功未读过大学,但脑袋并不笨,他认为经济上日本和欧美已发展到顶了,现在中国开放了,世界经济从今往后就是中国的年代了。后来中日经济的不同发展,证明他当时的预测完全正确。我回国后,他夫妻俩汇给我十几万美元,硬要我帮他们在中国投资。可惜1998年他因突发心肌梗塞过早去世,没能看到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他的预言被证实的那一天。

不过多数日人看不起中国,认为中国穷、中国人软懒散。他们最崇拜的是世界最强的美国,尽管二战时美军曾将东京炸为平地,又在冲绳长崎扔过二颗原子弹,炸死他们几十万人。所以日本的民族性除了守纪律能吃苦,就是欺软怕硬。1972年9月中日建交时,我国不应放弃战争赔偿的要求,因为放弃了,它反而感到你软弱无能,不仅不会感谢你,反倒看不起你,以后中日间的许多磨擦证明了这一点,连日本的中学教科书都把侵略中国改说成“进出中国”。不放弃战争赔偿的要求,中日也许会晚建交几年,但不会影响当时已开始发展、对双方都有利可图的经贸关系,也不会晚到中美建交之后,逻辑上则不可能让他们有否认侵略中国历史的余地。所以现在有关钓鱼岛和东海油气田的中日争端,我国要强硬,没什么可协商的。比它弱小的韩国占着有争议的竹岛不放,小日本只能口头抗议干瞪眼没辙,就是明证。

眨眼两年过了,我留职停薪期限已到,面临着要么回单位要么辞职的选择。小薮君从东京入管局拿来外国人就业证明书让我填,以他家的西服公司聘用我。但我对在日本长期“插队”毫无兴趣,更不想在外国做二等公民,且四大件买了不止一套,还积存了300多万日元(不含吾妻挣的),超额完成了赴日奋斗的目标。于是,便放弃了还有一年的日本立教大学法学部客座研究员的留日签证,按时于1989年8月底回国到华师大上班。

                                                                                       2012年3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