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尖山情未了

-----48团战友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帮原黑龙江建设兵团48团奋斗生活了十年的老知青。今天,我们在网络这个大海里,找到了自己的平台,让我们尽情的回忆那个令人难忘的年代、交流战友之间深情的友谊、高呼心中的呐喊、欢度我们快乐的后半辈子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奋斗年华之理财生涯(6)-----五连:邵春林  

2012-04-07 06:53:15|  分类: 五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 只 能 同 患 难 不 能 共 享 福

从经济效益而言,办小报比讲座要好。小报一年为亚商盈利10多万元,讲座盈利不到5万。但最赚钱的,是炒卖一手法人股。

92年发的每家新股,在发行马上上市的个人股时,同时发行暂时不上市的法人股。许多后悔没买认购证的人,就千方百计想方设法买法人股,就是加点价也愿买。而法人股卖给谁,全由发新股的上市公司说了算。于是,通过上市公司的关系买到法人股,再加价卖给想买的投资者,在92年就成了一桩有利可图的“寻租业务”。我在5月前就看到了其中的“商机”,立即着手开发此项业务。陈某看有利可图,对此大力支持,也到处找关系寻租。

遵循“利益共享”的商业准则,我定下分配细则,谁能弄到法人股,给他认购价的10%作为报酬。“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果然很快先后有人联系到联农、交大、新锦江、双鹿等法人股的购买额度。在确认真实后,我立刻联系愿加价20%购买的个人投资者。交易成功,亚商可赚交易额的10%。通过此项业务,亚商短短3、4个月,扣除内部个人奖励,单公司至少赚了30万元。其中最大的新锦江和双鹿二笔,每笔交易额都在200万元以上。“上家”上市公司方中介人所得的10%,成捆的百元大钞是用旅行袋装走的。不过,购买法人股的投资者,整整套了14年,直到2006年股改时才先后上市流通。最惨的如水仙股份,没等到股改,就因连年亏损提早退市了,买法人股的钱只好打水漂。我炒卖的法人股,幸亏股改上市后都赚钱了,总算没留下内疚。

有了上述的证券咨询和法人股中介买卖等业务,不到一年,亚商公司不仅股市成名,而且扭亏为盈。到92年底,亚商不仅还清全部债务,银行还有20多万元存款,并拥有10多名兼职或专职的员工,再也不是没没无闻的空壳公司了。在93年元旦的公司聚会上,扬了名的股评家们和员工们,个个向我敬酒。我这个人性格爽直,为人处事简单,加上心里的确高兴,就来者不拒统统干杯,却忘了应让大家先向公司真正的老板陈某敬酒。等到想起他时,他已先走了,我也醉了。

陈某可不是那种愿与人分享成功和快乐、心胸宽广的人。他是一个只可同患难(实际是利用)、不可共享福的,心胸狭隘、有才缺德的精明小人。92年5月,他通过关系结识了中创集团的二把手劳元一,带我一齐到波特曼大酒店去见劳,在劳面前介绍我和“五角头”小报,目的是证明亚商有开展证券咨询的能力和人材。

中创集团全称“中国新技术创业投资公司”,成立于1986年,创办的负责人是几个高学历的高干子弟,如原卫生部长的儿子张晓彬、陈云的女儿陈伟力等。劳元一象貌堂堂,口才一流,其父是总参某部部长,文革时是著名的复旦红革会头,因领导“炮打张春桥”被“四人帮”关押,文革后获首批公派留学美国哈佛大学,85年回国后参与创办中创公司。劳与当时的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至立夫妇是复旦大学同学,同是红革会战友。通过这层关系,加上中创的背景,市委宣传部特批了一个内刊号给中创。于是到6月6日,由中创挂名、亚商承办发行的“壹周投资”出版了。几年后听说,中创违规经营外汇期货,造成巨亏,98年被国务院吊销金融业务牌照,劳等也离开公司。

虽然“壹周投资”的主要编辑和撰稿人开始多数是“五角头”小报的同一班人,试刊首期的全部股市内容都是我组稿的,但陈某自任主编,以后让应健中任副主编,却把我排除在外,理由是我要负责亚商的经营管理和讲座、五角头小报,还有法人股的买卖,太忙了。当时,我确实极忙,连刚拿到手的学校集资买的三室房,装修全交给老婆,我没出过一天力。但是再忙,挂个副主编的名,并不会影响我的工作。陈某要独享权、利的心机,可谓深远。不过,我当时豪无察觉,还觉得他是好意。可见我思想简单、城府太浅。

到93年春节后,陈某见亚商的证券咨询业务已步入正轨,“金融证券信息”已停刊,法人股炒卖也告一段落,没有我也无妨了,就开始设法“叫我跑路”。他先以业务、人员增加为名,叫我让出独用办公室,并入和亚商财务一室办公。然后违背当初“亚商由我说了算”的承诺,吩咐亚商财务,此后报销单据必须由他签字才能报帐,不经商量就剥夺了我的财权。此外还从他的已毕业女学生中新聘了个副总经理,负责亚商的行政管理。我一看已完全被架空,在亚商成了“多余的人”,就决定辞职。虽然应健中等人劝我不要辞职,在亚商白拿工资陈某也无法,但我个性独立、自尊心强,不愿为了五斗米折腰,最终在3月底离开亚商,结束了我的亚商之旅。

记得我去向陈某口头辞职时,陈某一口答应,连一句假客气挽留之类的话都没讲,看来就等着我主动开口走人了。象如此薄情寡义之人,我平生只碰到过他一个。通过此事才真正晓得,有野心擅搞权术者,比如那些滥杀战友功臣的古今中外“历史人物”,如朱元璋、斯大林等,都是不讲情、义的无人性之人。陈琦伟虽排不上什么人物,不过从他身为副局级还积极参与“六.四”动乱来看,野心不小,也梦想弄个“政治家”当当,可惜没有成功,但无情无义的本性是一样的。

我走以后,金学伟等人也先后离开亚商。到1996年,证券咨询服务已遍及全国,成为鸡肋,陈某有了亚商企业股份公司更大的平台,作为股评家的应健中等“亚商元勋”,对陈某及其新公司都不再有什么使用价值,就全都离开了亚商。

                                          邵春林  2012年4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