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尖山情未了

-----48团战友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帮原黑龙江建设兵团48团奋斗生活了十年的老知青。今天,我们在网络这个大海里,找到了自己的平台,让我们尽情的回忆那个令人难忘的年代、交流战友之间深情的友谊、高呼心中的呐喊、欢度我们快乐的后半辈子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愚青岁月(三) 五连:邵春林  

2012-09-24 12:27:15|  分类: 五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大串连、大武斗、大混乱

1966年8月初,尚未被打倒的校党支部通知各班级,每班选一名代表,立即赴京见毛主席。这在当时是极大荣誉,以前只有全国劳模才能享此殊荣。由于我是当时班里唯一文革战斗组织“扫鬼队”的核心,所以尽管我啥班干部都不是,连共青团都刚入不久(班里50%都是团员),同学们却一致选我做初三(1)班赴京代表。我兴奋之极,连忙回家拿了换洗衣物,直奔天目东路的老北站集合。

谁知到了北站广场,已有我班几个男同学等在那儿。他们一见我就迎上来告诉我:“你刚走,校党支部管人事的陈老师(其专职是校篮球队教练)就到班里来了,说你父亲参加过国民党,政审通不过,已换成军人子女臧了。”我一听,如晴天劈雷,差点厥倒。这时我校进京队伍已在排队,果然见我的同桌女生臧彦平排在队中。此时及之后,校领导没有任何人来向我做过任何解释。作为未成年少年,我在这之前还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又羞又恼,当即提了行李先回家问个明白。

原来,1949年快解放时,上海铁路系统的国民党叫每个铁路工人填了一张表,算是“集体加入国民党”。解放后历经多次政治运动,“此事早已有结论,不作历史问题。”平时沉默寡言的父亲“巴巴”抽着飞马牌烟卷,闷闷地回答我。我一想,对呀,父亲去抗美援朝、加入共产党,都在此之后呀。尤其我哥被保送进的军校,是不对外公开招生的,属军队情报部门,政审极严,说我家庭“政审通不过”是不可能的。我当时认为,校党支部此番“抛档案”之举,纯属没事找事,是对“扫鬼队”写大字报太活跃的一种打击而已。

不过,我的分析也许不正确。当时抛档案成风,许多令人尊敬的老教师,因各种早有定论的历史问题被批斗。有次在校大餐厅开批判会,听到主持会议者一声大喝:“把三青团骨干分子揪出来!”只见坐在我不远处的教我们美术课的侯老师,刹时脸色青一块白一块。我正在想“莫非是他?”就过来两个红卫兵,一下将他架到前面,一块写着“打倒历史反革命侯XX”的大牌子就挂到他胸前。我班初一时的班主任陶老师,慈祥和蔼,因早年加入共产党后来白色恐怖时脱党,此40多年前的历史也被翻出来,作为“脱党分子”受到批判。年底我从外地大串连回家,见我父亲也被翻旧帐,因集体加入国民党一事被打入“牛棚”劳改。大概因铁路工人中“集体加入国民党”的太多,打击面太大,父亲只关了一个月就放出来上班了。后来此风被毛说成是当权派“转移斗争大方向,挑动群众斗群众”,有些道理。

不久,报上公布了8月18日毛主席首次接见红卫兵的“特大喜讯”,本来我也应在其中。我认为把我排除在外毫无道理,没人能剥夺我去见毛主席的权力,于是决定“自己解放自己”。我自小胆大有主张,10岁时无师自通摔得鼻青腿破学会了骑自行车和游泳,就敢在三、四米高的桥上“插蜡烛”跳入漕河泾河;小学5年级暑假鼓动比我大的玩伴,三个人没有任何保护带着个篮球泅渡黄浦江,游到对岸浦东没力气了,幸遇一老艄公免费把我们摆渡回来。秉承此一贯风格,我向同班几个工农子弟提议:不用别人批准,我们自己想法到北京去见毛主席。阿三(汪重山)、王正东和何荣鑫三人赞同,我们为此做了一番准备,每人弄了一套不太合身的旧军装穿上。9月中旬,四人买了到昆山的火车票,一齐上了往北的列车。

谁知这趟列车次日一早到了南京,不走了,我们只好下车,坐轮渡到浦口。此时的浦口火车站,已挤满了几百名要到北京去的各地红卫兵。大家口袋里都只有几元零钱,不可能买车票坐火车。于是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中学生,就和车站工作人员辩论、争吵,强行要求进站上车。

下午,眼看红卫兵越聚越多,突然有人高叫:“红卫兵拿好学生证,到这边排队进站上车。”人群忽啦一下涌向指定的进站口,凭学生证入站。我们也随之登上火车。原来,江苏省委和铁路部门把浦口站的紧急情况汇报给国务院,经周总理批准,立即开行一趟“红卫兵专列”,将红卫兵们免费送到北京。自此,学生红卫兵免费坐火车的全国大串连开始了。

火车到达北京时,北京市已按排好了专门接待红卫兵吃、住的大串连接待站。我们被按排在新街口工人俱乐部的接待站,虽然睡地铺,但每天早晚二顿能吃饱,而且不要钱,大伙挺满足。到京的第二天,我们就来到朝思暮想的天安门,在广场上合影留念。以后每天起来,就到各高校看、抄大字报,主要是等毛主席的接见。几天后,又遇见了同班的另几个男女同学,他们也自发来到北京。最终我们被按排参加“10.1”国庆游行,即毛主席第四次接见红卫兵。可是天安门城楼太高,群众游行队伍走得又快,经过城楼时只见到远远小小的伟大领袖的朦胧外形,根本看不清脸面。

从此,大串连成了我们文革的主要内容。我生性喜欢旅游,心想何不趁机逛逛祖国的大好河山呢?所以10月初从北京回来后,回家拿了一个月的饭钱12元,立即和阿三等又出去了。这时班里所有同学都去大串连了,不过多数同学响应中央号召,不坐火车,步行“长征”串连。我认为这样太没效率,再说也不愿自找苦吃,所以和阿三还是选坐火车出行。这回出去就不到学校看大字报了,改为“瞻仰革命圣地”。先到南昌逛了八一起义广场,然后坐船到吉安转汽车去了井冈山。印象中坐着小火轮航行在赣江上真是太棒了!在船上只见一江绿水清澈见底,两岸青山缓缓驶过,一边啃着南昌接待站免费发放的干粮油饼,那感觉实在令人陶醉,太幸福了。

井冈山的自然景色非常优美,吃了味道还不错的“红米饭南瓜汤”,并用毛主席像章和当年的老红军换了根刻了字、正经手工做的小扁担。这根小扁担伴随我一路,一直带着回上海。可惜下乡后有次回沪探亲,返程时给战友们带的东西太多,把这根有记念意义的小扁担压断了。

然而好景不长,从井冈山出来后就遇到了交通大拥挤问题,我们被困在一个名叫“新余”的车站,二天挤不上火车。因为经过的每趟列车均“兵(红卫兵)”满为患不开车门,远超现在“春运”的客运密度。后来好容易碰到几个坐在车窗边的女红卫兵发善心,打开车窗让我们爬上列车。车厢里过道间、行李架上、座位下全是人,我们原定到桂林下车、去看看“甲天下”的桂林山水的计划,只能泡汤。因为不敢在中途下车,怕下去后上不了车了。

这趟列车把我们带到终点站重庆,使我们有机会参观了著名的杀人魔窟“白公馆”、“渣滓洞”集中营。离开重庆时遵循“有车就上”的原则,结果错上了一趟到北京的列车,又来到北京。这时已到年底,在北京站看到了中央取消红卫兵大串连的公告。免费吃住的大串连接待站已被撤消,凭学生证只办理回家的免费火车票。我们这时口袋里只剩下几毛钱,又冷又饿,于是全用来买了北京特产硬邦邦的几个大柿子充饥,饿着肚子熬了二天乘火车回家。车经安徽看别人啃着香喷喷的符离集烧鸡,谗得我们直咽口水。

1967年春节后,各行各业开始实行军管,学校也被要求“复课闹革命”。可是回校一看,只闹革命不上课。这时同学们的文革热情已大为减退,我班的“扫鬼队”早已解散。除了个别学生和社会上方兴未艾的造反派打得火热,还在整日“革命”、“造反”的忙个不停,多数同学都成了“逍遥派”,整天打牌,也有写字练书法的。记得夏天傍晚最壮观的时候,教学楼“龙门楼”前的空地和草坪上,摆满了课桌椅,同时有几百名学生在打牌。

我此时也是无所事事,整日打扑克,学会了打桥牌。不久听说外地还可凭学生证办理免费(后得知有些城市要打借条)的返程火车票,激发了我喜好旅游的欲望,组织了二次“自发串连”;每次历时一个月,随身就带了12元饭钱和几件内衣裤。

一次是在4月份,开始有10来个男同学,在新龙华车站跟着我扒货车离开上海,当时准备一路扒车到越南参加“援越抗美”战争。可是到金华就被赶下车,

于是游览了中学课文中叶圣陶的散文介绍的“金华的二个岩洞”。后大部分同学知难而退回家,只剩孔昭仪、王传丰和陈光建三个同学跟我坚持前行。一路扒车风餐露宿之艰辛自不用说;记得我曾坐于敞车内,露天在倾盆大雨中熟睡了二小时,事后啥病没有。所以年轻人吃点苦不要紧,现在对子孙们不用太娇生惯养。夜里过衡阳时,我们扒上了不是去广西而是到广州的货车,我放在书包里的钱还被同一闷罐车的几个武汉小子偷走。幸亏第二天早晨车停时和同车的几个北京红卫兵在另一节车厢找到他们,因我们人多势众要了回来,北京小伙还抽了他们几皮带。到广州后唯一还记得的,是竭尽所有尝了道粤式名菜“龙虎斗”,原来不过是蛇猫肉煲汤。陈光建在广州还同我们走散了,没同我们一起回沪。

另一次是在8月底,我携徐乔琪、周兴德和正东共四人,故伎重演买了到苏州的火车票,一路坐到西安,又换车到兰州,在老周父母家住了几天。老周父母是甘肃省农科院的专家。本想继续到新疆乌鲁木齐去感受少数民族风光,但在到兰州的火车上就看到身挂枪刀、衣裤血迹斑斑的大汉上下车;在兰州又见多处大楼顶上加着机枪,听老周父母说新疆武斗更厉害,吓得我们当即决定打道回府。顺便路过武汉游览了长江大桥和黄鹤楼,然后坐长江客轮回上海。武汉又遭扒手,刚领的船票被偷走,差点回不来。幸好乔琪在武汉有亲戚,通过他亲戚和码头上的工人造反派说好话,给我们补了船票,才得以成行。

文革后才知道,那时西南、西北的武斗发展到动用真枪真炮,死伤数万人。重庆至今还有个“红卫兵公墓”,里边埋葬着500多个武斗中被打死的冤魂。每当想起此事,我们这些亲历那个年代的人,总会有种莫明的悲哀和惆怅。

愚青岁月(三)   五连:邵春林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

 

愚青岁月(三)   五连:邵春林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

 

愚青岁月(三)   五连:邵春林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

 

愚青岁月(三)   五连:邵春林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

 

愚青岁月(三)   五连:邵春林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

 

愚青岁月(三)   五连:邵春林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

 

 

----------- 邵春林2012年9月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