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尖山情未了

-----48团战友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帮原黑龙江建设兵团48团奋斗生活了十年的老知青。今天,我们在网络这个大海里,找到了自己的平台,让我们尽情的回忆那个令人难忘的年代、交流战友之间深情的友谊、高呼心中的呐喊、欢度我们快乐的后半辈子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腐 猪 勾 起 的 回 忆---四连 田水米(网名)  

2013-04-04 19:55:32|  分类: 四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田水米《腐 猪 勾 起 的 回 忆》
       【转载】腐 猪 勾 起 的 回 忆---四连   田水米(网名)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
 

  最近,上海黄浦江上游漂来成千上万头腐猪的事件,在媒体与市民中间闹的纷纷扬扬。腐猪是否污染水源?是否会致病?是否威胁我市人民的饮水安全等等,这些疑问给市民们带来了无尽的烦恼与不安。看到这些报道,我却想起了另一件腐猪事件。

  那是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年代。

  记得是一九七四年初冬,我所在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师四十八团四连,接到了去大兴安岭伐木的任务。                  

  当时连队的主要领导,是外号“你二哥”的王 * * 。 王 * *弟兄之间排行老二,他在处理上下级的关系中,喜欢套近乎打亲近牌,经意与不经意之间常会问对方:“你二哥我对你咋样?”以博得对方的感恩服软。久而久之背地里大伙都戏称他为“你二哥”。

  这次连队里接到了上山採伐的任务后,可忙坏“你二哥”了。在他的安排下,上山前的准备工作诸如人员、物质等等,均一件件的在落实。在连里召开的大会上,“你二哥”还宣布一件重要喜讯,只要气温一转到零下封冻天,马上把猪舍里几条被淘汰的老母猪宰了冻上,然后带上山,供几十号上山採伐的人员,改善採伐期间的伙食用。

  果然,没几天功夫气温就降到了零下。在“你二哥”的发令下,二排的弟兄们抓猪的抓猪,烧开水的烧开水。七里咔嚓刹楞的就把老母猪全都宰掉了。看着这些被宰杀的母猪肉,即将去执行採伐任务的弟兄们心里好不喜欢。虽然是老母猪肉不易煮烂,口感也差,但到了山上好歹能闻到肉香,总比到了那旮瘩没啥吃的强吧。他们把猪肉晾在一间还没封顶的仓房里,稳妥的封上门,以防野狗来撕咬。万事俱备,就等到时候运上山了。

  未曾想还没等到出发,天气渐渐的又回暖了,白天暖和的像三月小阳春。

  几天后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臭气,并且越来越严重。等到大伙都认定,确实是有一股恶臭不知从什么地方在往外散发的时候,才缓过神来。

“是不是晾在仓房里的老母猪肉出问题了?”,赶紧去查看吧。可不是咋地?当先去查看的人刚搬开封门的障碍物时,一股扑鼻而来的尸臭,熏得大伙都不敢大喘气,再看看宰杀后摊晾在地上的猪肉上,全都长满了黄绿色的毛。几条猪齐刷刷的都腐烂变质啦。

  当时人们不懂,缺乏环保意识,回城以后才补上了这一课。那黄绿色的毛叫黄曲霉素,是强烈的致癌物质,食用后对身体的危害那是相当的大。

“你二哥”赶到了现场,顿时傻眼,一向办事麻溜的他,没辙了。在马上就要上山採伐的前夕,出了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他的老脸往哪搁?如果想扔掉弃食,在当时什么事情都可以上纲上线,什么事情都可以往阶级斗争新动向这方面扯的形势下,真是叫老虎拉套——谁赶(敢)啊?

  碰巧了,天气又急剧的变冷,气温马上又迅速的降到零下。

  经过两天的冷冻,那些腐猪肉全被冻得刚刚的,就连那股臭味,也被冻得没法再散发出来了。这天“你二哥”安排几号人装车把猪肉运到火车站,准备托运到铁古牙车站(大兴安岭我们採伐的地方)。

  在装车的时候,我弱弱的问“这些猪肉还能吃吗”? “能吃!不是没啥异味吗?”,“你二哥”吐沫飞溅、信誓旦旦的回答我。听这话我也蒙圈子了,明明几天前那股味是贼拉的难闻,怎么到了今天就没有了呢?可是......可是......那肉上挂着的黄绿色不是还在吗?……

  到了山上,我被分配在食堂里做饭。当把那些老母猪肉剁吧剁吧下锅焖的时候,那股冲鼻子的臭味,随着热气从锅里腾空而起,那么的令人窒息。天啊!这哪是在焖猪肉啊?简直就是……。

  各位朋友要问:“这些猪肉后来有人吃了吗”?

  吃啦!在那艰苦的年代,农场里的条件本来就很差劲,漫天遍野大雪封盖的大兴安岭就更不带劲了。在那里除了能买到一些咸菜、腐乳之类,其他所有物质、给养都要靠连队里先运到火车站,然后由火车托运到铁古牙车站,再运到大山里。想吃点新鲜的食品,那可更是异想天开。再者说了,这帮楞小伙在山上零下三四十度的恶劣气候下,拉大锯、倒套子、抬大杠全都干的是力气活,饿急眼了就啥都顾不上了,怎么地也要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吧。所以说这些肉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慢慢的被消耗着。可要说这些肉全被吃掉了,那也不见得,食欲好的人多吃点少扔点,食欲差的人少吃点多扔点呗。记得那时候,一到开饭的时候,就看到那帮哥们端着盆子,发牢骚的、骂娘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几条腐臭的老母猪肉,就这么连吃带扔的终于被灭了。但是这件事,给当年经历过此事的知青们,却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直到现在,我们碰在一起唠嗑的时候,只要一提起这件事,人人都撇嘴皱眉头显得不自在,仿佛那股臭味还没有散去……。

  是的!这股“臭味”怎么会从我们这些知青脑海里轻易的抹去呢?!

 

                                                                                                                                                       田 水 米

                                                                                                                         2013.4.1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