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尖山情未了

-----48团战友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帮原黑龙江建设兵团48团奋斗生活了十年的老知青。今天,我们在网络这个大海里,找到了自己的平台,让我们尽情的回忆那个令人难忘的年代、交流战友之间深情的友谊、高呼心中的呐喊、欢度我们快乐的后半辈子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追 思 》作者 窦玉亭  

2016-12-06 13:57:39|  分类: 一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生走了。
     十一月十四日子夜,我收同学发来的这条令人震惊的信息。 我无论如何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但心旌大乱、辗转反侧,一夜未能入眠。次日清晨,我向嘉仁核实了消息,电话两端久久地沉默,我们都在无声地抽泣……
      隨即我与宗墨通话,他也是沉默许久无论如何不肯相信这不该发生的事情。我们商定由宗墨代笔以高三(4)全体同学的名义拟一封唁电,第一时间发给苏月笑,表达老同学的哀悼之情和殷切的慰问。一个小时后,宗墨便以诗的形式将唁电发到了《涛声依旧》同学群和《俏夕阳》发小群里。宗墨的代笔表达了我的心情,也说出了老同学的心里话,权做对连生的悼念、对月笑的慰藉。
      连生是我们附中校友中的佼佼者。他为事业、为家庭奔波奋斗一生,本应享有更多的属于他的古稀清福,却过早的离去了。惜英灵早逝,怨苍天无眼,叹岁月绝情,恨命运不公!
     连生走了,静静地走了!但他一生的传奇却在我心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迹。
     半个世纪前,我和连生同为校友,我读高三,他读高二。如果不是那场史无前例的革命,我们也许擦肩而过,但正是那场改变了我们这一代人生命运的革命,让我对他刮目相看。
    连生是个才子,很有音乐天赋,他不但会识谱,而且还会作曲。由王佳作词,连生谱曲的《兵团战士之歌》,时至今日,仍在荒友们中间传唱。当年,在学校宣传队里,连生小号吹得棒极了,无人能及。正是凭借这把小号,他从附中吹到生产建设兵团,从兵团吹到咸阳,又从咸阳吹到西安,在陕西省乐团这个大舞台上,他的小号吹遍了黄土高坡,号声响彻了西北山川。
       连生是个不甘寂寞、不甘平庸的人。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他辞去公职下海经商。在我所熟悉的校友中,辞职经商连生尚属第一人。他参与组建秦法汽车出租公司,而后又进军房地产;最辉煌的当属创办《广告报》。这份报纸当时在西安,在陕西,甚至于在大西北都颇具影响力,每期发行量,都上十万份。头版的社论.评论都由连生主笔。针砭时弊,有理有据,而且文笔犀利,切中要害。报纸刚印刷出来,便被抢购一空,深受读者欢迎。
      连生骨子里充满正义感,一身傲骨,书生意气十足,对改革开放充满了憧景,却对世风险恶缺乏足够的认识。正当他“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踌躇满志之时,保守势力却向他们下了黑手,终因莫须有的罪名含冤入獄。
     一九八六年八月,我出差去西安,顺便去看望老同学,在连生的家看到了他生活的窘况。当时,他家住陕西省乐团一个旧筒子楼里。长长楼道的两边,都是各家做饭的锅碗瓢盆,二十几米的房间,除了一张木板床,一个不大的电视和一个单门冰箱外,没有值钱的物件,可谓家徒四壁。此时,连生正身处逆境,但他并不孤单,全家人都相信他的清白。老岳父来信鼓励,月笑奔走呼号,同学战友倾力相帮,邻居同事倾情相助,媒体也展开了强大攻势.......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在中央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下,连生终于获得了自由。一九八八年八月,西安市人民检察院撤销此案,为连生彻底平反。
       一九八九年人民文学1月号刊登了李延国的报告文学《虎年通辑令》,详尽地记录了连生从学校到兵团,从兵团到乐团,从乐团到下海经商创业的经历和事件的全过程。《虎年通辑令》虽然是报告文学作品,但用的是真实姓名,而且描写的是改革开放初期最有代表性的事件,不仅轰动了文学界,而且轰动了大西北乃至全国。至今,此案仍作为典型案例被公安部典藏。
       一九八九春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大年初二的晚上,连生多方打听找到我家。哥俩见面令我又惊又喜。惊的是他遭了那么大的磨难,精神依然饱满;喜的是他浴火重生,锐气有加,和朋友一起在海南创办了《海南经济报》。这是一份大开页的带有彩图的报纸,印刷采用激光照排。他拿给我看的创刊号,设计精美,图文并茂,娱教并蓄,新颖独道。这样能吸引读者眼球的报纸,当年在北方并不多见。那个晚上,我们漫侃人生,针砭时弊,畅谈愿景,共叙友情,使我对连生的人品、性格又有了新的认识,赢得了我由衷的赞许和钦佩。连生临走时,给我的两个女儿每人100元的押岁钱。我知道他手头并不宽裕,拿出200元那可是他的两个月的工资啊!可他就是这样的人,对朋友仗义疏财,对同学有情有意。
       再以后,连生每次回乡探亲,我们都有见面,印象最深的一次,当属母校45周年庆典。那次,他是作为特邀嘉宾,被请到主宾席。那时,我们还都算年轻,连生很有酒力。我亲眼见他斟满白酒,敬校长、敬老师、敬同窗、敬师弟师妹,杯杯见底,盅盅带响。
      今年七月下旬某日,嘉仁来电话,说连生从上海回来了,要回母校看看,再看看校友合唱团的老校友们。中午他安排学校对面的凯德广场4楼“阿尔卑斯”吃西餐,邀我一定过来。有人请吃饭,又能和老校友相见,当然乐得其所。可这次见到连生,他给我的感觉,精气神大不如从前。不由得我想起了一位名人说的话:“ 生话因为很美,才很累,生话因为很累,才很美”。为追求这个“美”,我们这代人付出了太多太多,才累成今天这个样子。我向他敬酒,他说戒了。原来,一个月前他得了轻微脑梗,遵医嘱戒了烟酒。这次小聚,当年宣传队的白亚光、季东亮、谷瑞民、焦鲁艺 、孙晶也在座。席间,连生给大家拍了好多照片,先前还把校友合唱团的活动作了录像。两天后,他制作的音乐相册和录像视频,发在校友合唱团群里,给大家留住了美好记忆。老友相见交谈甚欢,一扯就几个小时。我因公务缠身须马上回单位,连生也因开亲友车出来,时间太长怕家人惦记,也要早点回去。大家依依不舍,一直把连生送到电梯口。
        出了凯德广场的门,天下着蒙蒙细雨,雨丝洒落在脸上. 身上,凉爽惬意。我和连生的车都停在附中的操场上,附中就在凯德广场对面,我俩去学校取车,边走边聊。我说: 哈尔滨的夏天还是挺凉快的,晚上睡觉很舒服,你们老俩口每年都应该回来避避暑,况且这里还有那么多老同学老校友啊!连生说: 他回来没问题,月笑回来就困难了,她要陪母亲。是啊,月笑的老妈妈,今年103岁了,仍耳聪目明,真是修来到福分啊!连生得知我还在打工,劝我悠着点,别太累了,我们毕竟都不年轻啦!一句真诚的劝慰,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流,亲情. 友情尽在不言中!
        说话间就到了附中,我坐到驾驶室,摇下车窗,对连生说: 你回上海前告诉我一声,我给你饯行。他向我点点头,笑了笑,招招手。可谁能想到啊,这一点头,一招手,竟是我们最后的诀别!
       11月14日,噩耗传来,震惊!悲痛!茫然!远在天涯海角,手足无措!痛定思痛送上祈福:
              天上人间两茫茫  ,                
              仰天哀叹人无常。
              你失夫君我失友,
              泪飞如雨痛断肠。
              音容笑貌今犹在,
              品德操守日月长。
              未扶灵柩送吾弟,
              祈福驾鹤入天堂!
连生吾弟,你从颠沛坎坷的人生中一路走来,你在夫妻恩爱、儿孙满堂的好日子里匆匆离去,祈祷你一路走好,一路走好!                         

《追  思 》作者  窦玉亭 - 铁峰 - 尖山情未了
                            
  2016. 11. 30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